电影《传染病》编剧谈抗疫:社会恐慌比传染病更可怕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7-05 浏览次数:

   2月14日报道美国《财富》杂志网站2月13日刊登了题为《电影传染病编剧、科学顾问反思该片在冠状病毒危机中的新关联性》的文章,作者是伊萨克·费尔德伯格,文章摘编如下:在史蒂文·索德伯格执导的流行病学题材惊悚片《传染病》发行9年之后,中国武汉暴发的一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世界经济产生冲击,在远离显而易见的疫源地的地方引发恐慌。 疫情还使人们对《传染病》重新产生兴趣,将影片中虚构的传染病与现实中的传染病作对比。

   鉴于这些表面上的相似之处,编剧斯科特·伯恩斯对这部2011年的电影可能让那些被新型冠状病毒蔓延搞得紧张不安的人特别感兴趣并不感到意外。 但伯恩斯怀疑,观众是否留意到影片关于传染病疫情期间社会恐慌的更重要意义。

   伯恩斯通过电话对《财富》杂志说:我们片中的传染病与这次冠状病毒的相似之处是无关紧要的,偶然的。

   更为重要、更为准确的是社会反应、恐惧的蔓延以及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

   这可能是准确的东西。

   英雄人物应该是科学家如果说《传染病》中的病毒与新型冠状病毒确有相似之处,那么有一个简单的原因可以解释,即伯恩斯做了研究。

   在《传染病》的编剧过程中,伯恩斯始终努力创作一部在科学上尽可能最准确的传染病题材惊悚片。

   他请来伊恩·利普金和拉里·布里连特,让他们根据科学和自身在流行病学领域的一手经验,帮助虚构一种病毒。

   通过与科学家的沟通,伯恩斯还构思了关于社会对这样一种病毒可能作出什么反应的想法。 这些反应林林总总,从哄抢商店到一个像救世主一样的视频博主散播假消息。

   伯恩斯回忆道:最初向(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介绍这个创意的时候,我就说,我希望《传染病》尽可能有科学依据。

   我不想做一部缺乏科学性的好莱坞灾难片。 英雄人物应该是科学家。

   幸运的是,布里连特和利普金让伯恩斯有两位英雄科学家可以求助。

   上世纪70年代,布里连特是最终消灭天花的流行病学家之一。

   与此同时,利普金在他所从事的领域以病毒猎手著称。

   流行病学有一点非常吸引伯恩斯。

   他说,专家们普遍认同,传染病疫情暴发不是假设的问题,而是何时的问题。 他们对我说的话变成现实,我并不感到意外。 恐惧加剧种族排外情绪《传染病》描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病毒传播:虚构的MEV-1传染病,以及传染病蔓延引发的恐惧情绪。 这种恐惧情绪导致社会支离破碎,妨碍国际社会应对疫情。

   目前,伯恩斯正在密切关注他能看到的关于公众对新型冠状病毒反应的新闻报道,许多反应涉及人们基于恐慌作出与卫生专家的建议背道而驰的决定。 随着健康的消费者想要防范冠状病毒,口罩变得脱销,造成医护人员可能面临口罩短缺,从而增加他们感染冠状病毒的可能性。 虽然口罩对预防病人传染疾病相对有效,但专家说,口罩对防止健康人群得病并不那么有效。 一些提出以冠状病毒为由让学生待在家里、希望关闭全美各地学区和大学的请愿书得到越来越多的签名。 与此同时,一些学区在本社区并没有这种病毒确诊病例的情况下陷入恐慌。

   虽然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境内只有12例确诊病例,但共享汽车平台已经面临不可理喻的投诉增多的情况,全美各地唐人街在苦苦保住生意。 这两个事例令人沮丧地想到具有排外和种族主义色彩的紧张气氛,而这类紧张气氛往往在危机时期升温。 伯恩斯说:除了病毒的科学性,史蒂文·索德伯格和我还感兴趣的是我们的社会,先前存在的社会条件是如何让我们容易受到恐惧情绪以及病毒的影响。 社交媒体助长过度反应伯恩斯说,影片的关键之处在于这样一幕:劳伦斯·菲什伯恩扮演的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官员埃利斯·奇弗在有线电视新闻网节目中谈论裘德·洛扮演的艾伦·克鲁姆维德这个人物。 克鲁姆维德是一个阴谋论者,在疫情蔓延过程中以煽动反政府情绪出名。 他一度假称感染了MEV-1病毒,因此他在视频博客上直播他可以用一种取自连翘的简单的顺势疗法治愈自己。 这引发公众蜂拥到药店购买这种药物,并由于感染人群与健康人群接触,导致病毒传播。

   在片中,奇弗说:想要得病,你得首先接触病人或他们摸过的某个东西。 想要变得惊恐,你只需接触谣言,或电视节目,或互联网。 我认为,克鲁姆维德传播的东西比疾病要危险得多。

   伯恩斯最近频频思考的问题是由社交媒体平台和对媒体机构的信任缺失助长的公众过度反应和恐慌情绪。

   伯恩斯指出,美国已经陷入自身的健康危机季节性流感。 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估计,从2019年10月1日到2020年2月1日,美国有2200万至3100万人感染流感。 伯恩斯说:人们害怕冠状病毒,却根本不关心季节性流感,这就说明我们缺乏区分风险的能力这一重要问题。 人们因为电影《大白鲨》而不去游泳,但会在大海里做比游泳更有风险的事。

   这是公共卫生领域的人士面临的一个问题,因为一旦人们感到害怕,局面就很难控制。

   伯恩斯提出的建议是洗手,避免触摸自己的脸部,信任科学界的专家,谨防传播恐惧心理的媒体和别有用心的政界人士在社交媒体上散发的虚假信息。

   美商务部长言论没人性1月末,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说,中国的冠状病毒疫情有助于加速工作机会回流北美。 这暗示他认为疫情是一个商机。

   布里连特说:如果他这么说,那么他不适合担任公职,不适合获得公众信任。 我们从事公共健康领域的人对公众健康负有监护人和受托人的责任。

   我们不能从中谋利。 但是,我们处在民族主义抬头的时期,你不能把它变成一个政治事件。 但我不能不说这样一个事实,即天花是因为来自数十个国家的科学家共同努力才被消灭的。

   伯恩斯补充说,听到罗斯对中国人民的灾难如此没有人性,让他感到害怕。

   他说:每个人有不同的社会经济处境,每个人有自己的观点、自己先入为主的成见,但恐惧不会让我们更具备理性的能力。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